关于NGO员工权益话题的些许想法
2014-07-13 09:18:44 来源:  点击:624
关于NGO员工权益话题的些许想法

    混迹在公益界打酱油顺带搬砖的这段时间里,始终保持着对NGO各领域的好奇心,线上线下尽可能的多接触相关的人、事或者资讯。理由很简单,对行业的了解以及获取有用信息是进行实践活动的基础。对于行业信息的持续关注自然会有意无意的有所发现。
   此前,不乏关于谈论NGO从业者权益的细碎声音,大都是关于薪酬待遇的泛泛而谈,大致是:发现大部分公益组织招聘信息不公开薪酬待遇;公益人干着苦逼的活儿,却拿着很少的报酬,公益的专业化发展应该制定合理的薪酬体系,多能多劳者应该多得,公益行业才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整个行业才能健康发展云云。近期,NGOCN推送的文章《家属来信:女性NGO工作者的生育困惑》与《众议<NGO女性工作者的生育困惑>》,以及公益慈善论坛微信订阅号推送的文章《公益组织应善待员工》与《牺牲员工合法权益,你好意思说自己是NGO吗?》,严格来说只有三篇文章,因为公益慈善论坛的第二篇文章是对NGOCN第一篇文章稍加点评的转载。数量并不多,但是较之前的零杂声响,已经是比较大篇幅、多视角并且浮出了权益受损的个案。
    更多人看到这些文章,更多人来讨论这个话题,更多人来关注NGO从业者的生存状况应该是一件荫及行业发展和公民社会发展的事儿。这些显性的问题讨论犹如露出大海的冰山一角,深入海底的是对整个行业专业化,理念乃至制度的反思以及批判或建设。问题导向法往往要问十万个为什么,归根溯源,可能越谈越庞杂,讨论开去能拎出一大堆东西。当然我们也可采用求解导向法,大家合计着怎么采取行动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不用往回问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该提高薪酬提高薪酬,该保护怀孕女员工保护怀孕女员工。可是事情能否这么简单?也许有人能理清楚。
    按照目前比较获认可的界定,在我国,2008年汶川地震之时为公益元年,在此之后的公益似乎就有别于传统的公益慈善,或者说公益领域发生了某些变化,比如NGO数量的快速增长以及社会活跃度的提升。以至于现在还有那么一批人在谈论公益和慈善到底有何区别。如今,对于“公益”,传统观念或者说置身公益行业之外的普罗大众的观点,基本上还停留在志愿服务、个体的牺牲成就他者、崇高、道德优越。你试着告知行业之外的人,你是做公益的,并试着聊聊公益,想必就能印证一二。但事实是,NGO中有很大一部分全职员工,按照公益的发展趋势,这一人群将更为庞大。这些人也许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投身公益,不论意图如何,他们是职业公益人已是事实,他们在付出劳动,在创造所谓的社会价值、社会资本,先不说公益如何要有别于政府与市场,要有哪些特殊性,单就作为一个劳动者而言,他们的合法权益应该得到保障,于情于理都有一万个说得过去。
    并不能否认志愿精神、崇高、道德优越,公益依旧需要为那些有钱、有闲、有心的人提供机会,让他们去轰轰烈烈,或者提高幸福感乃至去救赎。公益的特殊性也注定需要爱心、需要志愿奉献、需要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但是,我们要赞赏爱心,但不道德绑架;我们嘉许志愿奉献,但不牺牲个体权益。对于不属有钱、有闲只剩有心或者其他什么目的而投身公益的全职公益人,需要利益的保障。而目前能做的是利益保障理念的倡导以及采取某些行动。
    倡导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没有时日的潜移默化难见效果,因为你要改变宣导对象的价值观与态度,而这并非易事。如果仅仅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几篇文章见光后就戛然而止,放弃话题的探讨以及诉求的表达,可能还会浪费那几篇文章已散发的能量,我们不是媒体,不需遵循媒体惯例,更没必要追求特异事件,我们能做到持续跟进。
    关于倡导,我曾在微信朋友圈发个一条微信:“跟看海的人谈波涛,跟仰望天空的人谈云彩,风会把声音带到看花人的耳朵里”。很多做倡导的人也许感觉诸多无奈、无力或者一腔愤恨,迫不及待。当时有感而发,劝人劝己罢了,尽管之前以及现在我并未从事倡导工作,但是现实中的很多意见表达似乎需要这句话来阿Q一下,很多情况下你并没办法说服每个人。从传播学效果研究的引证,可能会让人更为释然或有所启发:
    1940年拉扎斯菲尔德等人研究大众媒体对美国总统大选投票行为进行研究,这一称作“人民的选择”的研究是传播学效果研究的经典之一,研究发现:选民会有既定政治倾向并根据既定的倾向选择性接触与之相符的信息,大众媒体宣传更多的是激活或强化了他们既有政治倾向。但是,对于不清楚支持哪个政党的选民(结晶者),媒体的报道能让他们逐渐认识到自己的利益与哪个党派最接近,从而决定选择哪个党派,大众媒体对这一群体起到了激活作用;另外,也有一部分选民对自己最初的决定产生过怀疑(动摇者),通过接触选举宣传最终回到最初选择,大众媒体对这些动摇者产生了强化作用。也会存在改变者,只是这个比例相对较低。研究者还谈到“如果没有大众传播,个人观点得不到确认,那么人们很容易改变自己原有立场,特别是对于结晶者和动摇者来说,大众传播的信息为人们提供了证实自己立场的证据”,“如果人们根据自己的政治既有倾向选择了某一观点后,会产生某种认知不协调,如果能够找到相关的信息进行确认,这种不协调感会消失。反之,他们很可能改变自己选择来重新获得平衡”。细思这一研究发现,应该会对倡导工作有所裨益。
    还记得昨晚在一微信群中,公益慈善论坛的张以勋连接了《牺牲员工合法权益,你好意思说自己是NGO吗?》一文到群里,文中观点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但是我也发现有一个网友却说道“自己很好意思”并认为提出公益人应加薪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一个观点或理念提出来,支持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但是,只要你认为是正确的,就应该自由并努力的去表达、去传播甚至是倡导,不是吗?

公告通知

更多>>

填写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重要通知:

  • 明星义工
  • 活动总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捐助我们 | 加入义工 | 规章制度 | 财务公开 | 论坛交流
© 2011-2015 十堰市义工联合会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共青团十堰市委员会
媒体支持:企信安 鄂ICP备16006919号-1